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Introduction
首页 服务指南 书刊检索 活动信息 少儿天地 读者园地 网上展厅 政务信息公开 百年嘉图 馆长信箱
一卡通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交通指南
开放时间
书目检索
图书续借
网上参考咨询
读者外借须知
读者办证须知
 
 
  站内搜索:  
 
透视一个城市的前世今生——读裴指海长篇小说《往生》
来源: 文艺报       时间: 2011.9.13
  

在不同时代的作者眼中,战争的影像可能是不同的。假如以现代的目光重新审视南京保卫战这段最为不堪回首的历史,我们或许会获得许多新的印象与感受。当我们读到作家裴指海的长篇小说《往生》(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受到的震撼竟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认为作者所接近和表达的,才真正是历史的真相和本质。发生在70多年前的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或曰屠杀,留给国人的是创深痛巨、永远也无法平复的伤痕,每遇风雨仍使人感到揪心的疼痛。埋藏在作者胸中的同样有无边的悲愤,当他以现代人对往昔战场的想象与感受,来描绘和重现那一幕幕曾经的惨剧时,我们透过字里行间布满的对于入侵者的刻骨仇恨,透过历史流淌在文学之中那无法承载的沉重,可以一睹作者所逼视的我们民族前世与今生的灵魂。

作者并非是以常规的结构和手法来描写这段历史,那样似乎不足以表达他对这一题材的历史思考和现实观照。作者以一名当代军人的身份,不断地进入对前国民党军连长李茂才的采访与追寻的过程。两种军人的对话与沟通,意在从血写的往事中刻意寻找共同的民族精神。作者引领我们不断进入历史,又不断地返回现实,体验和感受两者之间的反差与联接。这接近于第一人称的采访记式的小说,既增强了小说的真实感和现场感,又造成很强的间离效果,使我们保持最大的冷静和清醒,去回味与重温已变得十分苍茫却仍异常真切的历史。小说描写的“往生”,是由那些无数鲜活的生命、血腥的细节与惨烈的场景所组成,让人触摸到的是构成历史生活的坚韧筋骨,是在灾难来临之时的不灭灵魂,最终让读者沸腾的却又是满腔的热血。

小说以极凝重的笔墨,描绘出了历史的真实图景。当日本侵略军兵临南京城下时,这支历史上最为野蛮的军队,实行的是奸淫掳掠、噬杀无度、毫无人性的暴行。一个作为首都的城市,尊严在屠刀下荡然无存,到处弥漫着极度恐慌混乱的悲惨景象和毁灭气氛。作品也正是以此为背景,塑造了一批以死报国、可歌可泣的国军士兵形象。三○五团二连的官兵在连长李茂才的带领下,几乎于孤独无助的境地,以劣势装备和血肉之躯抗击着日寇的入侵,成为苍凉悲歌中的一抹沉重的亮色。这些中国士兵像这块大地上的泥土一样平凡普通,有着可笑和卑微之处,但他们又都有着自己的特质和个性,面对惨烈无比的战争和凶残之敌,他们选择血战到底。这支国军中最为普通的连队,从战前的齐装满员直至剩下最后一个人,但他们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荣誉,创造了自己的英雄传奇:陈傻子是一个不懂得如何使枪的傻兵,但他神奇的投弹能力,能使一颗颗手榴弹像炮弹似的在遥远的敌群中开花,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战斗英雄;强悍暴躁的王大猛在最后一刻把生的希望留给渴望渡江的士兵,自己则血洒疆场;大老冯制止战友手刃被俘的日本兵,表现出中国军人的仁者之心,却在落入敌手、被这名日本兵认出后坦然地面对死亡;以“兵贩子”著称的赵二狗,似乎是个毫无抵抗意志的逃兵,但他在一个出人意料的战斗中,依托炸毁的战车无比神勇地阻击和痛歼猖狂进攻的日寇。这些气贯长虹的壮举,使他们的名字如同金属般响亮。

小说对战斗过程及其真实场景的细致逼真的描绘,既显示出作者超强的写实能力,也反映出作者试图以战争的残酷与无情来揭示其噬血的本质。从一个个鲜活个体的毁灭与消亡,表达出作者对人性、对个体、对生命的关切,流露出某种明显的反战倾向。但作者是站在反侵略战争的立场上所进行的人性思索,对侵略者的切齿憎恨,对同胞的无限悲悯,对勇士的由衷赞佩,都融入在他饱含倾向的叙述中,因而作者的反战是真正有力量、有价值的。

作者还以犀利辛辣的笔触,不仅对国民党政府与军队高层慌乱状态和自私行径进行了强烈的谴责,还揭示了某些民族个体的卑劣灵魂。大敌当前战事紧急时,淳化镇的镇长和朱老板们却表现出令人吃惊的麻木和迟钝。面对敌人的屠刀或目睹妻女受辱,身为丈夫或父亲的男人们却不敢奋起反抗,甘做畏敌如虎的苟且偷生者。作者对此不只是哀其不幸,更表示出极大的沉痛、鄙视与愤怒,以为正是这种绵羊似的懦弱,才更助长和放纵了侵略者狼一样的野蛮本性。而当一名国民党军坦克连长不惜碾碎同胞肉体夺路而逃,作者的愤怒更是达到了顶点。作者对这些人身上所体现的某种国民性的无情解剖,到了痛揭疮疤的程度,让人看到的是国人令人战栗的灵魂底色,其冲击力几乎超越读者心理承受力的极限。

小说所具有的奇特的幻觉描写也颇为独出心裁。由于作者有参与拍摄同类题材的影视的经历,眼前时时出现的日军行进于南京街头的情景,作者似已分不清究竟是虚拟的历史,还是真切的现实。那种穿越式的、超现实的场景,看起来似乎让人难以理解,其时空的错乱所暗示的其实是意识和心理秩序的错乱。作者把笔锋从历史指向现实时,所揭示的现实与历史的某种一致性的本质:公交车女售票员曾小艳职业的冷漠与傲慢,“文身男友”霸道蛮横却又虚弱无能的本色,那位所谓“大哥”丑恶之极的性索取,人群之中那种不屑于价值判断的集体无意识,“再还男人雄风”之类广告词的低俗与无聊,小说所描写的不只是当年遭受的屈辱与战争的苦难,更有现实中的人们荒漠般的精神生态与灵魂状态。作者或许在以这种方式告诫读者,发生在70多年前的大屠杀,仿佛并没有真正翻过去,它有可能会在今后的某个时候再次上演。从这个意义上讲,《往生》无疑有极强的警示意味,它让我们沉痛回顾的不仅仅是“往生”,还应密切关注的是今天和未来。
 

 

 

版权所有:嘉兴市图书馆 电子信箱:jxtsg@163.com 电话:0573-82535001 传真:0573-82535026     图书馆:浙ICP备09008338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