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上一页|服务指南|读者留言|馆长信箱
简介|绘画作品|画牛阁谭艺|烟雨楼史话| 艺术评价|空得吟
 
  画牛阁是当今画家、词坛名宿吴藕汀先生的室名。先生为浙江嘉兴人,号药窗、小钝、信天翁等,民国二年生。家道殷实,自幼过着左琴右书的生活,并师从当地画家郭季人。
    郭氏为绘画世家,一门风雅,季人先生有子和庭、屺庭、余庭、蔗庭皆工绘事,凡山水、人物、花卉、无不精能,虽为不出临摹为主的正统画派,但与死搬硬套的"作场派"有别。先生家有红霞楼,在鸳鸯湖畔,与烟雨楼遥遥相映,为其庶母朱媚川夫人所居,夫人擅诗画,为"毗陵画派"法嗣。楼中书画鼎彝,收藏甚富。故先生自幼耳濡目染,得益良多,弱冠时即加入" 李金石书画社"。
   先生喜填词,好拍曲,旁及金石篆刻,学识渊雅,才艺越人。当时翰苑耆宿金蓉镜、拨贡陈藻虞均甚器重,官僚兼名士的王步 先生竟以孙女相许。日寇沦陷时期,拍曲虽偃板息鼓,绘事则未能去怀,然国破家亡,涉笔伤心,此为先生一生多愁善感,忧患人生之始。
    五十年代初谋职于南浔嘉业堂藏书楼,并在杭州结识了画界泰斗黄宾虹先生。当时宾老有感于传统画坛上陋陈相袭,以耳代目,致使中国画濒临绝境的痛切,有"画史必须重评"的宏愿,适先生撰有《嘉兴艺林三百年》一稿,将名不见经传的民间画师一一薄录,为研究画史提供了方便。宾老闻之大喜,邀谋雅会,且认"人弃吾求"一语许重之。
十年浩劫,一主专政,群魔乱舞,文艺扼杀。厄运也接连而来,先是失子,后是丧妻,悲愤欲绝;贫困交加,蹉瘵不堪,以变卖家什度日,无笔无砚无纸无墨,世有"煮鹤焚琴"一语,按之先生可谓恰当。因久与嘉禾父老隔绝,不通音讯,似处敌国,故一时有"海外东坡"之谣。先生曾与诗友庄一拂、沈茹松等,因和朱竹 "鸳鸯湖棹歌",酿祸成案,因客居南浔得免。"棹歌案"虽已平反,但至今言及,犹觉心寒。身处如此逆境,真似炼狱,惟松柏其心,不丧其志,先生可称伟哉。
    "文革"结束,清明渐开,经艺友吴门胡天如先生携送笔砚,方能重修旧缘。本世纪末,先生才得从南浔迁返故里,结束了五十年客居他乡的生涯。先生现为浙江省文史馆馆员。著有《烟雨楼史话》、《嘉兴三百年艺林志》、《药窗词》、《画牛阁词》、《词名索引》、《词调名辞典》等。
    先生于绘画是填词之余的消遣,所谓自娱而已。他当初虽从郭氏入门,但立品不俗,非同一般"作场派"。虽也临摹众家,但能取其菁华,不以学像古人为满足,力参己意,以"拙"为归。当时他的叔丈人王蘧常先生常以"你画杜造"笑之,先生亦以"你书也杜造"相答,可见其志趣。因中年辍笔,这近四十年的荒寂,反而为后来摆脱束缚,打破窠臼,迈进艺术的自由王国带来了契机。无论是山水花卉,一气直写,笔运中锋,力避做作,用民间绘画与文人作家的精炼笔墨相结合,维系了传统中国画的嫡传,又创造了现代人类对山川事物的新认识、新感受,为二十一世纪中国画的发展作了先锋楷模。
    这些谭艺点滴,都是从先生在"文革"后与已故良友沈茹松的往来书信中摘录下来的。沈茹松,号侗 ,嘉兴籍,早年毕业于无锡国专,工书画,曾执教安徽阜阳师范大学美术系。因与先生志趣较合,故书中论艺毫不遮避,直抒胸怀,故对事不对人,凡涉书画、诗词、戏曲、金石等,皆有不同常人的见解,闻其言可以知其品。书中虽为片言只语,但对当今中国画坛无疑是一剂热昏中之"清凉散"。

嘉兴纵览|名人天地|秀州书局|历史文化名城|网上阅览室|文化时空|专题题库|信息检索

联系电话:(0573)2030117